狂乱蜻公子

日常S 码字M 满地动土坑无数
强迫症考据癖 完美主义穷讲究
能耽美能言情 共存乙女腐女心
杂学很多不怎么精
既宅又腐横跨次元 控手控腿控声控颜

© 狂乱蜻公子
Powered by LOFTER

主博这些日子来非常不好看,语焉不详的黑泥倒了那么久,差不多迎来结局时我觉得我有责任大概说明一下。

首先,父母对于我申请留学的想法再次反悔。自己未必有什么主意,否定我的主意时毫不手软。从大四上到现在将近两年,我努力迂回迁就试图同时满足他们的希望又能达成自己的希望——我是个没什么抱负的人,只要能过得舒服一点我不介意绕个弯,迄今为止保持时间最长的执念或许就是去日本亲身体验一下迷恋的文化感,希望可以在高等级的学术环境中更深入地了解感兴趣的东西。这一执念再次遭到否定,而我并没有机会再去念一个第三学位增加缓冲和谈判的时间,so,短期内该执念彻底破灭。

谈崩的结果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潜意识中对我而言可能并非坏事。经济大权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到底是仰人鼻息,此时便踏入社会参与工作其实是打乱了我从前的人生规划,同级同学求职过程中察觉生而为女天然开启hard模式,而形象并不动人甚至身高会有点骇人的我只依靠英语和日语这样两个大语种来求职,优势寥寥,对未来的畏惧确实是存在的。事已至此,换个角度来想,或许也可说以后每一步都是前进,只要能够确实地迈出步子。

 

早上去回味家乡特色早点,路上家人照例以近日新闻充作谈资。父亲对于中山大学女生出柜一事采取了不便转述的激烈措辞,很遗憾我的家人也是以生殖道德为社会道德的群体成员,不过多半他们并不是真的对该女生有那么激烈的不满,我能听出话语中的试探意味,于是用和缓的口吻回答,“即使不能接受,也理所应当保护他们,这样也是在保护我们自己。若是我交往的男生是个同性恋,你还会认为他们理所应当隐藏自己的性取向吗?”父亲沉默了,片刻后笑了笑转换话题,我想我的话多少改变了一点他的想法——但这是不够的。我确实有过喜欢的男孩子,但如今也不能否认有喜欢女孩子的可能,如果不尽快远离他们,在恋爱结婚的问题上爆发矛盾也不过是一两年间的事情。

他们甚至会断言,到了28岁还没有带女婿上门,光是社会的目光都能让我心理异化。——不,我完全不care那些东西,会因为那些目光异化的是你们,你们也不过是仗着我爱你们罢了。

 

现在姑且以游戏文案策划类似的方向作为求职目标。或许就此走上这条路,或许失败了去从事完全没有想过的行业,求职成功了根据查到的资料来看多半也要累成狗,听上去浪漫的职业基本上不会有浪漫的空间存在于工作中。我深知我的缺点,并不敢保证能坚持目标与梦想,或许会因为贪图安逸得过且过庸碌无为,但现在至少还有一点平静,一点勇气,一点自我为中心,一点失败了也能喊出我还很年轻还可以多失败几次的臭不要脸。

 

离开大连之前,与投契的教授抓紧时间碰面了一个半小时。教授曾说她与我是很像的人,而且同为天蝎座,但只是这一次约会就让我知道我与教授之间有巨大的差异。这次约会中教授并没有像日常闲聊那样引导我说许多日常相关的话,在她看来,我作为学生可以仅仅因为感情因素而与她见面闲聊,她却不能在这或许是最后一次相见中让感情作为主导与我聊无关紧要的事。一个半小时的约会,聊天的内容几乎每句话都被她精心设计,我感受到了她的急促,她的表现完全是“没有时间了,我要把我所拥有的、能提供给你的视角、能引导你的东西都在这一个半小时中传达给你”。这是之前的我做不到的,想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希望以后的我可以做到这样,确切地知道对重视的人要做些什么才能让对方获益。只是凭借感情拉交情获得一时满足,有什么意义呢?没有创造力的爱,连母鸡都会的爱。

告别时教授流下眼泪,我拥抱她并回以笑容,离开大连后回想对话中每个字每句话,渐渐平静下来。从她那里传递到我心中的平静,即使短期内看不出成效,我也相信它会在长时间里产生相当重要的作用,想要在此传达给你,你们。


 
评论 ( 9 )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