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蜻公子

日常S 码字M 满地动土坑无数
强迫症考据癖 完美主义穷讲究
能耽美能言情 共存乙女腐女心
杂学很多不怎么精
既宅又腐横跨次元 控手控腿控声控颜

© 狂乱蜻公子
Powered by LOFTER

疲乏,难以从音乐中汲取力量,就不汲取力量。

人矫情的时候呀
听什么都像在唱自己

才说了要甩掉rps回归正途,又跌进另一个rps深坑
呀唏,深感愧疚

那句。

各自各天地。

……

啊。

最近买了一些rps安利,好容易真情实感。(

一口气重温了一遍Tiger&Bunny

果然还是很好看哇!

当年英雄代言的那些牌子没认得几个

如今基本都给他们交了许多钱包(。

比如DMM(。

歌也好听,大写的好听,常驻手机循环歌单里,都不带下歌单的

一个墙头多如狗新欢遍地走花钱如流水一去不回头的剁手党到底何时才能攒够钱出自己的本子,深思(。

复健是一种全方位的行为

除了积极写字还要积极推歌

想每天推文或者写扫文记录的话

就在这里写比较好还是再开个子博?

我旋转,我跳跃,我炸裂

2015年上半年衰得要命,下半年转运了。

rp都用完在12月了。

20日看过夕子荒妹喜妹等等生人,已经炸过了,不谈。

这三天光合积木在我们公司配音,进了公司配音社团的我有幸去观摩,看到了阿杰大大配音,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阿杰大大配音时我进去坐在沙发唯一的空位上,腿边放着一只手机,然后阿杰大大配完出来拿手机。对,就是这只手机。

我哆哆嗦嗦拿给他,拿了两三下没拿起来,阿杰大大安慰我“没事没事”,我拿起来给他,“诶谢谢”。

近距离,全方位,多层次,环绕立体声的苏,大写的,超级苏。

妈妈,我爆炸了,我在天上飞(。

周日炸成烟花,所以没有更新(

越商业的大片刷完之后总有越多的槽

幽灵党是real难看。然而选择去看幽灵党并不是我做的最蠢的一件事,最蠢的是我在上映第一天去刷它,然后周围座位爆满,前后左右全程咔嚓咔嚓零食声配low比男解说声,给你们摘录几句:

“(女朋友:)唉哪个是邦德呀?”

“小帽儿挺好看内个。”

“知道为啥这水不结冰不?活水不结冰,死水才结冰。”

“这(zhei4)块儿它有寓意的,你看左边是工作,右边是爱人,我知道他接下来要干啥,肯定是先去找他爱人亲嘴儿。诶你看亲了吧哈哈哈哈哈哈都说法国人浪漫可英国人工作扔一边也要先亲嘴儿~”

……

我选择狗带。

……

狗带之前我跟你们交个底。上一次看邦德还是初中的时候,皇家赌场,对,刚换上这个邦德的时候...

生日快乐啊大蜻蜓😥

犒赏。

蚁人好看的!

卖的是idea和特效和动作,脑子方面的东西基本没有,看看就得了。

武指一般,镜头有点乱,跟kingsman学学美学,人打那么卖力拍出来却不是那个劲儿,不好吧。

然而蚂蚁都那么可爱!安东尼骗走了我的泪水( ´▽` )ノ

女角色基本没啥意思,除了小公主。小公主真是小天使!!!

lofter,能不能出个,给关注对象加备注的,功能,啊。

fo了一群改名狂魔,转眼就不知道自己爱过的谁是谁了,啊。

不小心搜到自己的文,好陌生的感觉,津津有味看起来,噫!好吃!日!是坑!(¬_¬)

雷峰塔贴图有限制,好烦,写个安利长围脖,地址在这里:

http://weibo.com/p/1001603891277690237603

剧我还没看。

然而明楼真踏麻帅!?

趴桌午睡前还有俩问题:

1,谁还记得那个趴桌午睡专用枕头叫啥玩意儿来着,中间凹进去一块放脸的那种[

2,最近上下班走路,想起以前看个主微草卖app安利的文[并不]好像CP是花草吗?是不是来着,忘了,记得有段是许斌出门买东西然后大眼给他把所有人的手机装上养花?回来发现许斌偷偷抽烟去了原因是那个植物长得有点太好?噫,忘了。我就是想知道那个app叫啥来着,走这么多路不养养植物可惜了[。

我maki和他koji婚了,定情舞台剧《嵐が丘》

我来癫狂一下(

约了愿意为我洗头出门的可爱妹子`_>`(

今日翻牌

我想,开新坑。

好想,开新坑。

……又是石青,啊,萌这么热的CP的时候我还这么有热情产出,我真是真爱(?)

抓着满把坑,想,再开新坑会不会有人愿意原谅我= =

石青家太太们都好有节操,基本没有哪个太太同时开几个坑……好有心理负担(

lofter,终于,不卡了。

终于能看到评论,能点开全文,能刷新订阅了。

感动!想哭!

网站维护们,欢迎你们复活`_>`

这两天刷不出评论回不了回复,订阅tag刷新无能,手机端卡到死,好像不是我一个人

有空折腾那些微博上玩烂的专题不如多花点时间优化用户体验

多tag搜索,屏蔽tag功能,反映了一年两年了吧?每次更新手机端只会改功能排版,发文章添个配乐都麻烦得需要上代码,lofter的工作组都是死的?

意思是你男神是受对吗(

一篇文下看到有姑娘卖安利,喊“少年吃翔别么!”

我忽然明白了我心中的孙翔为何不能是攻。

哦,这个效果,酸爽。

记个梦

肚子痛,贪睡,做了个梦。梦里看了个电影,文艺腔时代剧,藤泽周平那种调调,题目也特别ry,《小小的小小的纯白》。

平安时代,下级女官阿纯,有个交好的女官森若白。阿纯是那种,特别温柔善良又有韧性努力活下去的女官版阿信,晨间剧风女主角。有一次不小心得罪了一名高级女官,被使了无数绊子下了无数套之后自己的事务被人弄了天大的篓子,有点类似负责管理皇帝衣服结果把皇帝重要礼服弄破弄脏那种篓子。那阿信啊不阿纯就写了家信拜托若白帮自己送出去,又把自己仅有的一点衣服财物留给若白,若白一直安慰她,结果转天阿纯偶遇陛下被看中了,封了更衣,可以弄个贴身女官,那阿纯就提拔了若白。

结果,陛下就是个风流种,一夕之欢后转头...

痛经痛得准备关电脑睡觉的我,被客厅里的歌声吸引过去了。

捂着肚子听首歌,哎呀好听,小伙儿唱歌真快乐,真可爱。

内小伙儿唱得更好听一点,觉得。

今日翻牌。

讲真,这两年霓虹时代剧越来越不好看了,战国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战,谁主角就洗白谁,喔当然这一点上去年的大河里黑饼塑造得还比较好;其他年代来来回回就是悲恋,大小姐,悲恋,秃头,悲恋,武士,悲恋,游女,悲恋……你妹,卖情调之余好歹注重一点剧情好不好我求求你,啊哟气得我,我日语水平再好一点就冲过去给电视台寄剧本了(做梦吧

结果就只能看看画面,听听音乐,die。

1 / 12
TOP